【 2018年 最後的一次流浪遇上Egon Schiele】

【 2018年 最後的一次流浪遇上Egon Schiele】

在2018年12月,我一個人一個背囊,在歐洲留了一個多月,經歷了聖誕節,除夕,走過了捷克,奧地利,德國,比利時,荷蘭,看了十多個藝術館與博物館,到了超過二十個Church看那些壁畫,歷史與建築,在寧靜的小島,悠閑的小鎮,街角的咖啡店,長途火車上讓時間流淌,大概是我有生以來最自由自在的旅程,在精神層面上得到極大滿足。

在旅程之中不單令我更確信美感與藝術與我的人生其實不能分割。我從來沒有讀過藝術課程,art school,攝影課或寫作工作坊,甚至連大學學位也沒有,但當經過了那麼多年,回想起來,卻是我一次又一次看不見藝術與機會在敲門,沒有勇氣去踏出這一步,一條可能是命運要我行的路。

旅程中也讓我發現了Egon Schiele這位奧地利表現主義藝術家。Egon出生於1980年,是維也納藝術學院最年輕入學的天才少年,入學時只得16歲,但因為不滿學校的規條而只讀了三年就輟學。因為他繪畫的題材滿是色情原素而被當時藝術界漠視,然而卻為大師Gustav Klimt提攜及賞識而收他為愛徒,也成為Egon 最大支持的精神導師。

直至1918年西班牙流感肆虐,當時只有一個星期便有2200人因流感而死去,當中包括他的妻子,去世時懷有六個月的身孕。Egon三天後也隨她而去,死時才28歲。

我喜歡的藝術家多不勝數,唯獨Egon Schiele卻是好像與我心靈有所連結,可能一切從無意間知道他是6月12日出生有關,一個和我一樣的生日日子。

不知道有生之年有無機會擁有一幅Egon Schiele的作品?說一點數據,2011年他的風景油畫《Häuser Mit Bunter Wäsche (Vorstadt II)》在倫敦蘇富比上陣,£2,470萬成交。2019年6月,Egon的鉛筆畫作《說謊的女孩》(Liegender Mädchenakt)在倫敦佳士得拍賣,£127萬成交,而最初估價只有£20萬 - 30萬,高出4倍多。

擁有Egon的作品大概發夢可能機會還大吧。

Leave a comment

Please note, comments must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